联系我们
在线留言
微信

微信

今年取消的维密不是个秘密,却是维密的难题“天使”们的“秘密”已经没多少人想知道了...

作者:admin 发布日期: 2019-08-01 二维码分享

“很不幸今年没有维密秀了……”近日,超模Shanina Shaik受访时证实这个噩耗。

时代的终结比想象中来的更快,唏嘘声一片:眼见它高楼起,眼见它宴宾客,眼见它楼塌了。

为什么大家不爱看“维密秀”了?

虽然官方目前还没有对于“维密秀停播”的消息作出回应,但关于停播原因的猜测已经充斥网络。

作为以电视为主要传播方式的现象级节目,“维密秀”成败的重要标准是收视率。自1995年诞生以来,“维密秀”一直以视觉盛宴的姿态占据各种优质资源并创造着收视奇迹。1999年“维密秀”被安排在美国超级碗的中场休息时段,据统计当时有150万人蜂拥上网争睹维密天使的风采,结果引爆了网络直播的灾难,终使超级碗的直播受到了很大影响。在2010年和2011年“维密秀”突破了1000万收视人次的大关,迎来了自己的收视巅峰。

但好景不长,“维密秀”也需要面对“中年危机”。2015年,维密大秀的收视率暴跌30%,收看人数骤降至659万人;2016年,观看维密大秀的18岁至49岁观众收视率仅为2.1;2017年,维密上海大秀总观众数跌破500万;这个数字在2018年再创新低,总观众数仅为327万。

与逐年下滑的收视相对应的是水涨船高的大秀成本,作为时尚界的年度重头戏“维密秀”不仅邀请了几十个全球超模,还有不少当红歌手助阵,加上那些镶金镶钻的天价内衣,这一场大秀几乎每个环节都透露着经费在燃烧的讯号。

据AI财经社报道,2016年维密秀的成本约为1500万美金,包含模特出场费、服装道具支出、线上媒体曝光成本,以及每年受瞩目的Fantasy Bra,而去年这个成本创下了1.3亿天价。

但这样卖力烧钱的盛宴并没有点燃“性感经济”,曾经占据美国内衣市场三成份额的风光伟绩已经成为过去时,如今的维密成为了母公司L Brands的业绩“拖油瓶”。

据消息,维密2018年全年总销售额为73.75亿美元,相比2017年全年的73.87亿美元下降了0.2%。其中,第四季度销售额跌逾9.3%,直接拉低了母公司当期的盈利水平。

恐怕谁也不会想到曾经“所有女孩的梦想”如今也走到了“关店”的危机时刻,今年3月L Brands的高管明确表示,该公司已经停止投资新的维多利亚秘密店铺,并且正在加快其商店关闭计划,此前平均每年大约关闭15家门店。2019年计划关闭的店铺约占该公司全球1,143家维多利亚秘密商店的4%。

“天使”们的“秘密”已经没多少人想知道了……

性感生意怎么做?美女可能会输给帅哥

提起“维密秀”,绝大多数国人脑海里闪现的个画面可能是奚梦瑶在去年大秀上的尴尬摔跤。在不少“维密老粉”眼中,这一幕几乎是“天使光环”彻底熄灭的标志。作为一场世界的时尚大秀,“维密”的水准已经出现明显掉队。

曾经吉赛尔邦辰、黑珍珠TyraBanks和Naomi Campbell等超模用超绝的专业度与个人特色打造了维密的梦幻天团,在那些潇洒有力的步伐与极富感染力的甜笑中,几乎每一位观众都相信驾驭“翅膀”的都是“真天使”。

但是在近几年,随着当年“大神级”超模相继退出“维密秀”,“天使”的组成开始发生改变,“网红型天使”Kendall Jenner和Gigi Hadid的加入不仅没有帮助节目提高收视率,反而因为各种“作妖”行为严重影响了维密的形象,其中的莫过于Gigi的“歧视中国人”事件。

2017年维密上海秀筹备期间,一段Gigi带有明显的种族歧视意味的视频在网上突然流传,直接激怒中国网友,掀起抵制呼声,维密终只能以取消她走秀资格的方式为这场“闹剧”收场。

“维密”拥抱网红其实是整个时代的缩影。

作为贩卖“性感与美”的行业,女性内衣的营销思路一直围绕着“身体”,“维密秀”本质上就是一场以“性感&身体”为展示核心的视觉盛宴,维密天使们完成的是一场对于女性完美身体的演绎。但随着网红时代的到来,以“性感&美女”为代表的视觉资源变得不再稀缺,社交网络到处都是年轻漂亮会打扮的性感美女,审美疲劳开始抵消着曾经“维密天使”带来的视觉享受。

美女的生意正在悄悄被“帅哥”抢走。

作为消费的主力军,女性几乎成为了各大品牌争相取悦的对象,在传统印象中“女性为女性代言”似乎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但在女性消费为主的娱乐时代,“男色经济”成为了一种新的选择。

西方有一位叫西梅尔的文化评论家曾说过:“东西不是生产以后才会变得流行的,东西是为了流行才生产的”,比起让人产生“危机感、差距感”的美女,显然容易让女生心动和向往的“大众情人”男明星更具吸引力,“男色”正成为一种消费符号强势扩散。

1996年日本超级偶像木村拓哉成为了历史上位代言口红的男明星,那则“木村气息”扑面而来的口红广告终帮助佳丽宝在2个月内卖掉了300万支口红,姑娘们买的不止是口红,还有关于木村的幻想。

“木村式”成功正在中国口红市场被不断验证。2016年美妆区火的口红色号不是经典的Dior999,而是娇兰推出的杨洋色(344)。商家用一支口红精准地把握住了女人的心理,“男神”代言的口红为她们勾勒了一个个“少女梦”,为“欲望/情怀”买单远比为“产品”买单来得轻巧。

这不是个秘密,却是维密的难题。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